我国期货市场国际化具有重要意义

期货市场国际化具有重要意义

在当前全球化退潮、贸易格局发生重大变化之际,恰好是我国推动国际化的最佳时机。一个国际化的期货市场,一方面,有助于提升我国金融“软实力”,助力实体经济增长;另一方面,则有助于我国通过期货市场参与全球资源、财富分配。更为重要的是,国际化的期货市场有助于我国谋求大宗商品定价权,助力我国经济战略转型,切实把“中国因素”转化为“中国力量”。

期货市场国际化是提升我国金融“软实力”的重要举措

改革开放38年来,我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货物贸易国,但是随着增速断裂、改革断裂和全球化断裂的出现,我国人口红利、资源红利、环境红利、改革红利、全球化红利均已阶段性见顶,我国经济的超高速增长已经逐步走向次高速增长的“新常态”。在“新常态”背景下,L型经济走势成为各界共识,而在L型经济增长中,我国不可避免地遇到新问题:扩张性货币政策难以避免地陷入“流动性陷阱”中,M1与M2剪刀差逐步扩大,货币“脱实向虚”现象较为严重。在这种实体经济刺激较为困难的情况下,将发展重心转移到金融市场上,借助市场充裕的流动性,大力发展金融“软实力”,通过金融“软实力”提升我国实体经济“硬实力”,软硬结合促进我国经济由量到质的转变,进而促进我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实现“大国崛起强国梦”。

期货市场是金融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而期货市场的国际化有助于提升我国金融“软实力”,进而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硬实力”。期货市场的国际化,一方面,有助于期货市场的交易规则、制度设计与国际接轨,增强实体经济服务能力;另一方面,有助于提升部分品种的价格代表性,提升相应品种的定价力,而这正是最为重要的“软实力”之一。

期货市场国际化是参与全球资源、财富配置的重要途径

在大宗商品逐步采用期货定价的背景下,国际化的期货市场已成为参与全球资源配置、财富分配的重要途径之一。

第一,期货价格是国际资源配置重要的参考标准。购买上游资源型产品的股权、矿权是直接控制资源的重要手段,而股权、矿权价格的确定往往参考定价中心的期货价格。

第二,国际化的期货市场是实现资源、财富配置的重要手段之一。期货市场的风险管理功能并非消除市场价格波动风险,而是转移风险。按照投资者类型来看,套保者将风险转移给投机者;按照投资者国别来看,可以分为境内投资者和境外投资者,假如境内投资者风险管理良好,则将风险转移到境外投资者。

期货市场国际化是争夺大宗商品话语权的重要手段

在既有的国际规则下,我国始终没能获得与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和第一大货物贸易国的综合实力相匹配的地位。一方面,我国是多类大宗商品的最大进口国和最大消费国,人民币已经成为全球第五大支付货币,SDR货币份额占据第三位;另一方面,我国作为全球经济最大的增量部分,在现有国际大宗商品定价体系中长期面临着“一买就涨,一卖就跌”的尴尬境地。

作为公认的“世界工厂”,我国长期高价进口原材料,再利用低廉的劳动力成本,低价出口产成品,出口产品附加值较低,逐渐形成了“高进低出”格局。由于粮食安全、能源安全长期得不到保障,我国亟须在大宗商品国际定价中建立与经济地位相匹配的话语权,而推动期货市场国际化则是逐步建立市场话语权的重要战略手段。

当前,随着我国期货市场逐步成熟,部分期货品种国际影响力正逐步提升,如铜、豆粕、豆油、橡胶等期货品种正逐步走出“影子价格”的怪圈,与境外交易市场对应品种双向引导的作用正逐步增强。此外,我国期货交易所推出的具有中国特色的交易品种,如铁矿石、PTA期货,其国际定价能力正逐步凸显,但是我国的期货市场内向性直接制约了这些品种的国际影响力和辐射范围。然而,只有推动期货市场国际化,将这些品种打造成国际化品种,才有可能切实提高相关品种的全球辐射力,进而提高我国大宗商品的话语权。

标签: